當前位置

首頁 > 新游文章 > 游戲新聞 >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時間:2019-01-05 11:32編輯:小鴨梨進入手機版

  梗一旦離開了嘴巴,就不再受自己控制。

  01

  今年跨年夜紅白歌合戰的下半場,AKB48演唱了名曲《戀愛幸運曲奇》。同臺助陣的,還有來自曼谷的姐妹團BNK48。

  相比熟悉的日語,BNK48的泰語唱詞顯得有點呆萌。一曲未了,國內直播平臺的彈幕上已經開始“哈哈哈”起來,不少人用調笑的姿態刷起了各種“日泰兩開花”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這可能是“六學”浪潮消退后留下的最后一句金句。

  半個月前,六學還有著一套完整的話語譜系。

  有“改編不是亂編,戲說不是胡說”,有“一個民族沒有自己的文化是可怕的”,還有那段在任何一條微博的評論區都能看到的萬能模板:

  驚聞xxxxx/說到xxxxx,就不得不提xxxxx/令人想起了xxxxx,今年下半年,中美合拍的電影西游記即將正式開機,我繼續扮演美猴王孫悟空,我會用美猴王藝術形象,努力創造一個正能量的新的熒幕形象,文體兩開花,弘揚中華文化,希望大家多多關注。

  這段話很快就以驚人的速度被復讀、簡化:

  驚聞xxxxx,中美合拍,文體兩開花,多多關注。

  文體兩開花。

  兩開花。

  02

  “兩開花”的誕生充滿了巧合。

  其實六小齡童本人最愛復讀的話,還要數“戲說不是胡說”和“一個民族……”,足足念叨了十幾年。

  2006年,日本富士電視臺推出了一部由SMAP成員香取慎吾等明星參演的《西游記》電視劇,卡司豪華、劇情歡樂,第一集收視率高達29.2%,受到日本觀眾高度歡迎。

  但作為一個骨子里仍然生活在傳統體制下的老演員,六小齡童并不能接受這種過于夸張的改編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“一個民族沒有自己的文化是可恥的”也與之相近。有據可查的資料來看,這句話是六小齡童在2006年接受人民網網友關于中國文化對外傳播的提問時提出的。

  “六學家”們在發揚“六學”時,通常只把這些他對這些觀點的“復讀”順著再復讀一遍,似乎便可顯得六小齡童有多滑稽。

  但六小齡童并不覺得這是在“復讀”,而是認為在響應國家文化政策的號召。他常在各種場合講,“(國家)要求我們不停不斷地去講最擅長的話。我只能講我親身經歷的東西。”

  2016年,六小齡童成為第一批國務院新聞辦認證的“講好中國故事文化交流使者”,和他一同領獎還有四十多名各界名流,其中包括莫言、于丹、郎朗、劉國梁。

  可能正是這次短暫的際會,讓六小齡童覺得自己和其他名人被賦予了某種“弘揚文化”的共同使命。所以在去年12月1日,劉國梁當選新一任乒協主席時,六小齡童發了一條祝賀他當選的微博。

  此時他還不知道,自己過去的事跡在經由貼吧小規模討論、知乎用戶長期搜集資料曝光、B站微博大量同人創作后,會在“吳承恩故居事件”中匯流并爆發,演變成了2018年最后一場亞文化狂歡:六學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一位“六學家”挑了其中“靈堂賣片”的一段作為模板,轉發了六小齡童祝賀劉國梁的微博,并悄悄在原句中加上了自己的創作:“文體兩開花”。

  而這句后來成為六學神髓的五字真言,六小齡童從未親口說過。

  03

  就像李毅也從來沒說過“我的護球像亨利”。

  2004年的亞洲杯決賽,李毅替補郝海東出場。

  第78分鐘,國足1-2落后于日本。李毅在鋒線配合下獲得了單刀的機會,卻在面對日方門將時沒有選擇直接射門,反而嘗試盤帶過人,最終被對方將球破壞,國足也因此在家門口丟掉了亞洲杯的冠軍。

  當時恰逢百度開始推廣貼吧不久,國足球迷對國家隊的觀感逐漸進入黑暗期。亞洲杯甫一失利,球迷們便紛紛搜索“李毅”的詞條進入貼吧宣泄。許多對國足的不滿和怨恨,也集中到了李毅的身上。

  李毅在第二年亞冠時說的“可以像亨利那樣去護球”,發泄對遲尚斌不滿的“天亮了”、“一種循環”,都在李毅吧(又叫“帝吧”)中被整合起來,成為了球迷用來調笑他乃至國足的梗。

  幾個月前李毅回憶起這段被歷史,說 :

  還好那個時候互聯網不像現在這樣,不然的話,我哪里承受得住。

  但可能是時間讓他忘了自己過去有多委屈。

  2008年,李毅接受《東方體育日報》采訪,記者向他證實是否說過“我護球像亨利”這種話。一度沉淪的李毅顯得有點失控,反問記者道:

  你相信嗎?就我這樣,像亨利嗎?

  就像《無名之輩》里章宇無法理解自己的愚行被發到視頻網站上做成鬼畜:“你們罵我也好,為什么要惡搞我?”

  但帝吧的發展很快超出了李毅的預料。

  隨著涌入的人越來越多,帝吧吧友“內涵”的對象不再僅僅局限于足球,逐漸擴張到了整個流行文化。2011年,雷霆三巨頭吧和帝吧展開罵戰,稱李毅“是個屌”,粉絲就是“屌絲”,卻無意中創造了整個帝吧文化里最有代表性的詞匯,甚至得到了官方媒體的廣泛報道和討論。

  隨著失敗的歷史漸行漸遠,純粹因亞洲杯失利而黑李毅的網友開始變少,更多的人只是在單純地玩梗,甚至“黑到深處自然粉”。

  李毅開始努力去抓住這些戲謔,抓住這些“梗”可能為他帶來的熱度。“大帝”這個過去的蔑稱被李毅加在了自己的微博ID后面,他和亨利相關新聞的互動,也能得到網友們最多的討論和點贊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但李毅沒有成為一個典型成功的網紅。他的微博坐擁近五百萬粉絲,平常卻互動寥寥。他展現得更多的,還是自己作為足球從業者的那一面,而不是身為亞文化符號的那個身份。

  畢竟,這些因他而起的梗,早就和他再沒有關系了。

  04

  孫笑川一開始就能意識到這點。

  2018年5月,在被動成為“蔡徐坤NMSL”“雙流老奶奶被踢”等事件的罪魁禍首后,VICE找到了“帶帶大師兄”孫笑川,發現這個有著無限話題熱度的“帶主播”竟然是第一次接受媒體采訪。

  在被問到想沒想過“把自己的粉絲文化占為己有”時,他這樣回答:

  你認為李毅吧屬于李毅嗎?

  與六小齡童或者李毅不同,生于1990年的孫笑川,從青少年時代起就是互聯網的住民。在貼吧和論壇里混大的他明白,梗一旦離開了自己的嘴巴,就不再被自己所控制。

  你可能很難意識到,互聯網的話語在一年中被“帶帶大師兄”改變了多少。

  在“抽象話”最熱的那段時間里,任何一條微博下面你都可能看到過“NMSL” “嚯嚯嚯” “安排上了” “你說你馬呢” “你可真是個弟弟”

  像“馬 ”替換漢字的做法,更是成為了一種慣常的行為,社交網絡上出現了很多用emoji寫文的現象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比如六學語錄的emoji化

  而“弟弟”梗和衍生出的“弟中弟”等等,也成為了網上常見的形容詞。當然,它們和NMSL比,已經足夠優雅。

  “抽象話”既給孫笑川帶來了流量和財富,也帶來了詛咒。

  “抽象工作室”的粉絲被稱作“嗨粉”,其中最“混亂邪惡”的那一批被稱作“狗粉絲”,跟他們比起來,“六學家”或者“毅絲”都無比儒雅隨和。

  狗粉絲的脫胎于電競圈抗壓吧和背鍋吧,所歸屬的是“凡事皆可批判”的文化,而不是某個明星個體。

  去年,光明時評批駁“狗粉絲”現象,稱他們“唯恐天下不亂”,是“新型網絡暴力”。

  這反而激起了更嚴重的評論區玩梗——狗粉絲對所有批評,都呈現出一種“你說是,那就是”的解構態度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就像最近那些用“六學來反六學”的評論一樣,在被裹進話語的泥塘之后,玩梗者不愿意脫離“梗”的語境,很難進行常態對話。

  如果要解決某個明星的粉絲活動,源頭一散自然就散了。但說“抽象話”的群體完全不同:狗粉絲經常會說一句話:

  我巴不得孫狗死。

  這個“我巴不得XX死”的句式,最早出自孫笑川的直播伙伴、“抽象工作室”創始人李贛。李贛的直播間曾經是“抽象話”最早的發源地,關于這點,“狗粉絲”們有一句金句:

  人人都說抽象話,無人再識李老八。

  對于“梗”和創造者的關系,可能沒有比這句話的描述更為精確的了。如果用SCP基金會的說法,這就叫“模因失控”。

  05

  梗是速朽的。

  上面三個故事的主角,“六學”以雷霆萬鈞之勢在短短兩周內占領了社交網絡,但在熱度的頂峰迅速落下,使用價值不明的語句很快被拋棄,只剩下含義模糊、方便實用的“兩開花”。

  “抽象話”對語言的影響似乎最深遠,但已經不那么具備破壞力。除了一些不那么“臭”的語句在畸變后被保留下來,最主要的影響似乎是“化漢字為emoji”更加流行了。

  而“帝吧語錄”早已在社交網絡上消失無蹤。最有代表性的“屌絲”,在當下的意味也和十年前大不相同——它不再帶有自嘲感,更像是一句罵人的話,和loser同義。

  而單純由社群產生,沒有人物和故事作為背景的流行語,朽壞得更為迅速:

  像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發布的“2018年度十大網絡用語”,依次是:錦鯉、杠精、skr、佛系、確認過眼神、官宣、C位、土味情話、皮一下、燃燒我的卡路里。

  其中有些,哪怕在2018年過去僅僅兩天看來,尷尬感已經要溢出屏幕了,就像那張“春晚流行語”的梗圖一樣: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來源微博:@浴中奇思

  相比之下,ACG文化中在共同趣味的前提下形成的梗,一般比單純的諧音、熱點梗更為長壽。

  比如“白學”,“明明是我先”“為什么會這么熟練啊”都是能在日常生活中長期使用的金句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這其實是“自覺”

  “野獸先輩”相關的梗,“迫真”“XX不可避”,也在“去鬼畜化”后變成了ACG圈的常見語言。

  但大多數的梗并不能經受得起時間的考驗,我們游戲圈流行過的那些也一樣。

  《貪玩藍月》的奇觀還是2018年初的事。

  在“渣渣輝”和“麻痹戒子”之類的詞匯成為亞文化后,就像病毒一樣侵襲了互聯網。微博下面充滿“大嘎好,吾系…”, 甚至有人學著廣告編故事,在游戲平臺上給《貪玩藍月》打出“表面五星”。

最后,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來

  和那些“有錢就能為所欲為”的表情包一起,它流行了一整段時間,然后“就像淚水消失在雨中”,沒能陪你走到2019年。

  倒是王境澤的“真香”,因為簡短實用,還能在很多場合說出來。

  這似乎是社交網絡的鐵律——只有最短的東西,才有最長的壽命。

極限挑戰第二季 天黑請閉眼之誰是臥底極限挑戰第二季 天黑請閉眼之誰是臥底 玩家自制火柴人動畫 LOL大戰DOTA玩家自制火柴人動畫 LOL大戰DOTA 寓意深刻震撼畫質動物短片 婚外情寓意深刻震撼畫質動物短片 婚外情 唐唐脫口秀:太兇殘 猛男竟這樣泡妞唐唐脫口秀:太兇殘 猛男竟這樣泡妞
前MVP中單談LPL:想和Rookie和小虎交手
《GRIS》在Facebook發布預告遭拒 因包含性暗
15.9mm厚度+QC3.0快充 微星PS63發布
終于不帶核顯了!Intel推出6款F系列9代酷
三款美商海盜船鼠標亮相CES 無線黑科技開
專訪LGD.Kramer:我想和LGD一起變強
分析師:《輻射76》的失敗不會影響到《
耕升 GeForce RTX 2060 G魂OC顯卡搶先看
非公版最高頻!5款iGame RTX 2060正式發布
新时时贴吧 安徽快3加奖 吉祥彩彩票游戏 普通程序员赚钱吗 原创歌曲怎么发行赚钱 北京飞艇计划赛车全天计划网页 京东快报怎么赚钱 怎么靠招代理赚钱 开淘宝店铺能赚钱吗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麻将老虎机破解技术 383棋牌财神捕鱼 模拟彩票投注app 看小说又可以赚钱平台 江苏快3遗漏查 有水有电怎么赚钱 神武工商生产哪个赚钱